返回帖子列表
文章散播速度

戲曲反串的戲劇效果:《花田八喜》



(原題為: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《花田八喜》(上))

戲曲的「反串」,原指跨行當演出,與演員、行當或角色的性別無關。例如生、旦客串丑角、丑角客串淨角等,都屬於傳統意義上的「反串」。近代則以演員與所工行當或演繹角色的性別差異為標準,即女扮男裝或男扮女裝,現在也叫「反串」了。這個關乎性別互換的「反串」,可能更為人熟悉。至於為甚麼「反串」一詞的含義出現這種轉變,我沒資格置喙,還是留待戲曲史和文化研究學者用功去吧。

可以肯定的是,舞臺上經常以性別反串、身分互換或顛倒來營造喜劇效果。《花田八喜》正是其中代表作之一。

《花田八喜》的故事,源出《水滸傳》第五回〈小霸王醉入銷金帳.花和尚大鬧桃花村〉,其中兩名主角「小霸王」周通和「花和尚」魯智深,後來都成為梁山好漢。上網粗略一查,除京劇外,越劇、黃梅戲、秦腔、歌仔戲等很多劇種也有搬演這個故事,一般稱作《花田錯》,或稱《花田八錯》。1962年,「邵氏」也上映過一部彩色古裝國語電影《花田錯》,由樂蒂扮演婢女春蘭。可能因為廣東人講彩頭,嫌「錯」字不好聽、不吉利,加上1957年初「仙鳳鳴」首演此劇時適逢農曆新年,更要萬事大吉,所以改稱《花田八喜》。至於是哪「八錯」或「八喜」呢?那就不得而知了。據說《花田錯》京劇足本現已失傳,只有少數折子戲仍有上演;換言之,「八錯」已經錯不全了。

粵劇版的人物和情節跟京劇大同小異,同樣以春蘭和周通為主角,卻少了魯智深這個人物。結局也沿襲「書生高中,衣錦還鄉,儆惡懲奸」的套路,但這幾乎已是粵劇的成例,何況是追求熱鬧有趣的喜劇,也不能要求太多了。

《花田八喜》寫得相當有趣,曲文流暢易懂,情節有條不紊,人物雖多而毫不混淆,最難得是笑點絕不粗鄙,只憑顛倒錯亂的身分、偶爾牛頭不對馬嘴的對答,還有那些古靈精怪的聲線、做工和身段逗人發笑,效果不錯,名副其實雅俗共賞。全劇人物眾多,行當整齊,場面熱鬧,的確是賀歲喜劇的上佳之選。難怪變奏版《花田囍事》賀歲電影系列長拍長有。

諸位看官別笑我無聊,我真的很想知道「八錯」或「八喜」到底是甚麼,所以看戲時極度留心,嘗試把「八喜」找出來,可惜徒勞無功。數來數去,就只有這幾個「喜」,大概就是全劇最惹笑的情節罷?

一、劉府家丁懵六奉命到花田請卞磯,卻錯請了「小霸王」周通。

二、春蘭幫卞磯男扮女裝,混入劉府與小姐月英話別。

三、周通率眾到劉府搶親,結果搶去了男扮女裝的卞磯和侍婢春蘭。

四、周通從未見過劉月英,揭起蓋頭一見男扮女裝的卞磯,驚為天人(!),馬上跟他拜堂。

五、劉家二少爺嘉齡趕往營救未婚姊夫,卻錯搶了小霸王之妹周玉樓。

六、周通大鬧劉府要搶回「妻子」,適逢卞磯高中回來,將錯就錯,故作諸般女兒態戲弄於他,然後才透露真相。

若問我全劇最好笑的地方,肯定是卞磯穿戴成賣花女,和劉月英後園訴情那一場。前半部卞磯向春蘭學習女子說話神情、走路姿態的笨拙和誇張,固然引人發噱;他跟劉月英相會時,眼睛只見兩個女子在月下談情,但耳朵聽到的卻是一男一女的聲音,更是有趣得緊。在這個特別的情景中,視覺與聽覺的不協調、難得一見「同性相吸」的場面,充滿了戲謔和胡鬧的喜劇感,不但沒有令人渾身不自在,也沖淡了戲中人物徬徨無計、難捨難離的心情,貫徹全劇熱鬧輕鬆的氣氛。

性別的身分、角色和其背後的權力關係,一直是文化研究的熱門課題,相關理論和著作很多,我只略懂皮毛,以前學過的泰半已還給老師了。不過看到這一段時,又教我想到一個有趣的問題:為甚麼很多觀眾(包括我自己)看到舞臺上男扮女裝--無論是男演員應工旦角或戲文裡的男性人物因故喬裝女子--會覺得好笑,甚至別扭?(張國榮可能是萬中無一的例外……)女扮男裝卻很少出現這種情況?這跟觀眾本身的性別、怎樣看待自己與異性的性別角色有關係嗎?
More...
26 July 2014 | 3:14 pm
0
26 July 2014 | 11:36 am
0
26 July 2014 | 9:30 am
0
26 July 2014 | 9:33 am
0
26 July 2014 | 10:19 am
0
26 July 2014 | 2:01 am
0
26 July 2014 | 1:11 am
0
26 July 2014 | 1:13 am
0
26 July 2014 | 1:14 am
0
26 July 2014 | 1:14 am
0
26 July 2014 | 1:14 am
0
26 July 2014 | 1:14 am
0